鸭脖yabo平台,法国里尔小城印象

说起法国,相信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一定是巴黎。毕竟,作为世界的时尚之都,巴黎几乎成了法国的代名词。而说起里尔(Lille),对于大部分“五天欧洲N国游”的游客来说,基本上不会进入他们“到此一游”的名单。然而,对于一个热衷于欧洲深度游的背包客来说,里尔一定是不能绕过的一座城。

里尔不是里昂(Lyon),前者在北,后者在南,这个有必要了解一下。记得第一次准备去里尔之前,在网上搜寻了大量关于里昂的美食和旅游攻略,后来才发现,两地相隔了十万八千里。

里尔位于法国北部,占地约34平方公里,人口约24万,在整个法国按人口数量来算排名第十。里尔历史悠久,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建城史。

如果仅从人口数量和面积来看,从国内两千多个县市名单中随意拿出几个地方都可以秒杀之。此外,国内很多古城的历史也足以甩里尔几条街。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座小城,却肩负着“法国北部经济、教育、交通和文化中心”的使命。

相比较巴黎的喧闹和大街上的尿臭味,我更愿意在里尔的安静和沉稳里四处游荡。

“低调的奢华”,或许就是里尔的真实写照,也是去过这么多次里尔之后这座小城依然留在我脑海里最初的也是最后的印象。

里尔城虽小,但交通实则十分便利。如果国内过去法国的第一站是里尔的话,可以从戴高乐机场直接坐高铁(TGV),五十几分钟车程即可到达里尔欧洲车站(Gare de Lille Europe)。车资五十几欧,有点小贵。

法国北部毗邻比利时,从里尔高铁站继续北上,大概四十分钟即可到达比利时的首都布鲁塞尔,也是欧盟和北约总部所在地。从里尔往南部走,两百来公里即到巴黎,坐高铁(SNCF)一个小时可到巴黎北站,车资也是小贵,五十几欧。事实上,巴黎、伦敦和阿姆斯特丹三个方向的高铁都在里尔交汇,“西欧十字路口”的称号并非浪得虚名。

到达里尔的第一印象是这里的两座火车站:里尔欧洲火车站(Gare de Lille Europe)和里尔弗朗德火车站(Gare de Lille Flandre)。在第一次出发之前,里尔的朋友千交代万嘱咐,我要到达的是欧洲火车站,千万不要坐去另一个弗朗德站了。待我到达之后,不禁哑然失笑,两座车站不过相隔五六百米的距离,走路五分钟足矣。有时候,真搞不懂歪果仁的脑子里是怎么想的…

相比较现代化的里尔欧洲火车站,我更喜欢弗朗德火车站的历史感和厚重感。老车站始建于1843年,一座古老的“尽头式”火车站,大部分为始发车。

车站广场上设有地铁M1和M2号线交叉站点的入口,地铁站以Gare de Lille Flandre命名,下一站就是Gare de Lille Europe。法国的地铁系统很有意思,用“百米一站”来形容站点的密集性一点都不夸张。

里尔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市区面积不大。游览的正确方式一定是用脚步去丈量,基本上不需要坐地铁,更不用考虑出租车了。

里尔的民房大多由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沿袭下来,这里的大部分历史建筑都保留得比较完整。岁月给这座城市留下了丰富的建筑遗产,据说很多欧洲人心里都认同,里尔的老城堪称欧洲最美的城区,是“欧洲建筑的活化石”。

因为历史上里尔曾经多次被西班牙、荷兰、英国和德国侵占过,所以建筑群也融合了不同地域、不同时期的各种不同风格,建筑本身融合了丰富多元的历史文化的沉淀。哥特式、巴洛克式、西班牙式等不同风格的建筑在同一条街道上出现并不鲜见。

这样的历史渊源,像极了国内一处有名的“万国建筑群”所在地——厦门鼓浪屿。

弗朗德火车站附近一带的老城区,如今已成了商业中心。漫步在石头铺就的路面,穿梭在几个世纪前的石林丛中,时而在白墙红瓦的西班牙房屋边驻足,时而在尖拱尖塔的哥特式教堂前仰望,又时而在雕饰华丽色彩强烈的巴洛克建筑前惊叹。身边偶有气质俊男走过,伴着淡淡的Lacoste香水味,裹着围脖的姑娘在Molinel路的咖啡店里优雅地喝着咖啡……我相信,里尔的大街小巷,一定可以满足你同时对于西方建筑美术和历史、法兰西的浪漫和品位的所有遐想和期望。

里尔的地标,应该是歌剧院旁边那座高耸的塔楼,从上面可以俯瞰整个里尔市,遗憾从未上去过。

里尔歌剧院(Opera de Lille),位于剧院广场,塔楼的旁边,是一座新古典主义歌剧院,建于二十世纪初期。

戴高乐广场(Place du General-de-Gaulle),里尔的“中心广场”。广场中央竖立着戴高乐将军的青铜雕像,还有中央喷泉,和一尊在高高石柱上的女神雕像。广场周围有许多著名的建筑,多建于十七到十九世纪,其中包括市政厅、博物馆等。戴高乐广场的位置绝对算得上是里尔城的C位了。(戴高乐,法国第一任总统,里尔是戴高乐的故乡。法国很多地方都以戴高乐命名,比如戴高乐机场、巴黎戴高乐广场等。)

广场旁边北方之声日报社是一座新弗拉芒艺术风格的建筑,顶部的三位女神象征着该地区的三个前省份佛兰德、阿图瓦和埃诺。

戴高乐广场将里尔分隔成新城和老城,广场以南为新城区,以北为老城区,南北两区的建筑造型与风格各不相同。古老的广场,构架起一座新老两个世界之间对话的桥梁。

老证券交易所(Vieille Bourse),建于1652-1653年间。夜色中的弗兰芒风格建筑更显肃穆庄严。

老证券交易所的内庭,一年一度的跳蚤节(旧货市场节)会在八月底九月初开市,据说每年会吸引两百多万人过来参观和淘货。旧货市场节时这里是旧书市场。

圣穆理思堂(Eglise Saint-Maurice),一座罗马天主教教堂,位于老城的巴黎街,建于14世纪末,完成于19世纪末,延续了四个多世纪。

伴随着亚历山大大帝的东西远征,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美术都受到了希腊艺术的启发。十八世纪前后,西欧人痴迷于希腊的艺术,抢走了许多精美的雕刻作品,现陈列在英法德等国的博物馆中。此外,罗马纪念性的建筑在西方造型历史上也有着深远的影响。直到今天,精美的人体石雕、繁复的建筑石雕(其中尤以各类门、柱上的雕刻为甚),在里尔的街头小巷、公园、临街民房的屋角檐下随处可见。

里尔也是一座现代化的城市,一座包容的城市。里尔现有二十多万居民,却拥有十万数量的大学生,来自世界各地包括中国的众多大学交换生都会在里尔度过一段青春的时光。

继2004年被评选为欧洲文化之都后,如今,里尔又被世界设计组织(WDO)评为2020年的世界设计之都,这是法国首座当选世界设计之都的城市。

里尔还是法国的经济重地,著名的零售商欧尚(Auchan)、迪卡侬(Decathlon)、喀斯特拉玛(Castorama)、乐华梅兰(Leroy Merlin)都出自里尔,其中不少公司以里尔市郊附近的一些工业区域作为总部所在地,比如Villeneuve d’Ascq等地。

新老火车站之间,是里尔有名的欧洲商业区Eura Lille,进驻有家乐福、Primark等商家,大门里外总是人来人往,或许是平日的里尔最有人气的地方吧。

在里尔的街上,也有不少的中餐馆,主要客源应该来自于在里尔做交换生的中国学生。曾经去过Nationale大街的中餐馆吃过一两家,然而口味跟我的预期相差甚远,从那以后每次去里尔,就再也没有尝试中餐的念头了。

真正的味蕾享受,是到一个地方就吃属于那个地方的食品。不同的美食体验,应该是去到不同的地方旅行过程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里尔酒店的价位有点小贵,具体还要看地段和品牌。150到200欧的价位,大概也只能住到相当于国内如家或七天的酒店。巴黎的酒店价位也差不多,反正法国的情况就这样了,舍得掏钱的话,也有品位不错的酒店可住,但是同样的价位肯定是无法跟国内的酒店相比的。

像我这种穷人,只求安全和卫生没问题就行了。在里尔曾经住过Charles Saint-Venant大街的Ibis,也住过Jean Roisin街的Grand Hotel Bellevue,但印象最深的还是弗朗德火车站斜对面Balladins,在酒店的房间里也可以听到车站里“当当当”的法铁提示声。每当夜幕降临,Balladins楼下的Cafe吧里和Brasserie酒馆里,灯火昏黄又暧昧,吃着鱼柳和薯条,还有馅饼和苏格兰鸡蛋,窗外霓虹灯的光影在Paulaner的微微醉意里延伸到老车站那边的无穷远处。

对于游客来说,如果时间充裕,建议在里尔呆上至少两天的时间,步入老城的深处,感受里尔的风情,慢慢去读懂“里尔”这本书。

最后奉上一条实用小tip,里尔的街道绝对不是为高跟鞋而生的,街头巷尾的路面基本上用光滑的石头铺成,而且石头间的缝隙还很大,小汽车开在上面,都可以听到浑厚的砰砰颠簸声,爱穿恨天高的妹子请绕道,纯摆拍没问题。